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 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中院發佈2020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冒充120矇蔽病患家屬,“黑救護”惡勢力被摧毀;33人在巢湖非法捕撈水產品,公訴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合肥卡旺卡”訴“安徽卡旺卡”; “高空甩鍋”危害公共安全······2021年1月14日上午,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2020年度“十大典型案例”。2020年,全市法院受理各類案件243500件,審執結238149件,員額法官人均結案399.6件。

“黑救護”冒充120矇蔽病患家屬

2017年起,鍾某飛等人先後成立安徽百姓易行急救轉運公司、安徽醫援送急救轉運有限公司,通過公司化運作逐步形成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設立規章制度、獎懲制度、常態化業務培訓機制對公司成員進行管理,帶領組織成員從事非急救轉運業務。

該組織為謀取非法利益,採取暴力、威脅、滋擾等手段排擠、打壓同行,有組織、有目的地多次實施尋釁滋事的違法行為,強迫同行退出病患轉運市場達到獨霸市場的目的。該組織違規申辦制式救護車手續,車輛外觀與制式救護車一致,並給司機、護士、業務員配發急救部門制服,冒充正規120矇蔽病患家屬,默認、鼓勵運營部司機、護士在轉運過程中以言語威脅向病患家屬強行索要財物,造成惡劣影響。

包河法院審理認為,鍾某飛等人在非急救轉運行業,兩年內多次、反覆實施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等性質的違法犯罪活動,應認定為惡勢力違法犯罪組織,遂以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判處鍾某飛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六千元。其他組織成員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一年不等的刑罰。鍾某飛等對一審判決不服,提起上訴。合肥中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33人在巢湖非法捕撈水產品

2020年1月至5月期間,魏某文明知巢湖水域處於禁漁期間,仍事前通謀鄧某軍、汪某雲等32人在巢湖水域非法捕撈水產品,並負責收購、銷售。鄧某軍、汪某雲等採取“下地籠”“刀魚網”等非法方式捕撈的水產品75000餘斤,造成漁業資源生態環境嚴重破壞,情節嚴重。同時,公訴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要求魏某文等33人對其捕撈、收購、銷售水產品的行為承擔民事侵權責任,通過媒體向社會公眾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因其侵權行為產生的漁業資源損失,並承擔評估費用。

巢湖法院審理認為,魏某文等33人違反保護水產資源法規,在禁漁期、禁漁區域多次捕撈水產品,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捕撈水產品罪,遂判處魏某文等33人十八個月有期徒刑至兩個月拘役不等的刑罰,適用緩刑,沒收違法所得和作案工具,責令33人在省級以上新聞媒體刊登賠禮道歉聲明,賠償相應漁業資源損失。

“合肥卡旺卡”訴“安徽卡旺卡”

合肥卡旺卡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卡旺卡”)將“卡旺卡”字樣用於企業字號並經營多年,在消費者中產生了較高的影響力。安徽卡旺卡餐飲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卡旺卡”)成立於2019年6月20日,晚於合肥卡旺卡取得“卡旺卡”商標專用權及成立日期。合肥卡旺卡認為,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安徽卡旺卡擅自將“卡旺卡”字樣用於企業名稱中,具有攀附聲譽的主觀惡意,足以誤導相關公眾產生混淆,已構成不正當競爭。

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安徽卡旺卡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卡旺卡”字樣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向合肥卡旺卡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安徽卡旺卡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合肥中院二審認為,安徽卡旺卡擅自使用合肥卡旺卡公司具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足以產生混淆,引人誤以為與合肥卡旺卡公司存在一致性或特定聯繫,構成不正當競爭,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高空甩鍋”危害公共安全

2020年8月13日18時許,潘某樂因為生活工作不順、壓力大,心情煩躁,遂將正在做飯用的電飯鍋摔到客廳地板上,隨後打開房門,通過公共樓道的窗口將電飯鍋從13樓扔了出去,險些砸到樓下行人。公安機關接到報警後,對潘某樂居住的公寓樓逐户敲門詢問排查,最終查實系潘某樂所為。

包河法院審理認為:潘某樂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遂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潘某樂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偽裝成班主任羣發交費信息

2019年11月7日上午,黎某某(未滿16週歲)通過手機搜索合肥某高中班級QQ羣並加入。黎某某將自己頭像及名稱偽裝成班主任曹老師,以曹老師名義在羣裏發了一條交費信息及收款二維碼,稱需要向每個學生收取428元資料費,黎某某隨即以該班的學生家長身份,在羣裏發了一張交費成功的截圖,向羣內家長謊稱自己已經交費,引誘其他家長轉賬。羣內家長周某信以為真,試圖掃碼轉賬,發現該二維碼有風險,遂向黎某某詢問情況。黎某某又將楊某某(另案處理)的微信收款二維碼發在該羣裏,讓家長們向該賬户交費。之後,羣內共有20名學生家長先後向該賬户轉賬共計人民幣8560元。

廬陽法院審理認為,黎某某夥同他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騙取他人錢款,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黎某某夥同他人利用電信網絡,通過發送短信對不特定多數人實施電信網絡詐騙,從嚴處罰。遂以犯詐騙罪,判處黎某某有期徒刑七個月,並處罰金10000元。

合肥報業全媒體記者 李後祥

編輯: 汪永祥 返回菜鳥集運香港電話菜鳥集運香港電話
高鐵疾馳心飛揚——合安高鐵通車直播